让人误以为是那种风尘女子,一种无力感骤然涌

“我这个工作性质较特殊,而且时间还不稳定,今天在外面忙了一天才回来,人都快累虚脱了。”
 
    小恩回答的很认真,楚生也听得很认真。
 
    但是听着听着楚生的脸色变了,连同直播间里的水友也开始咬嚼字,逐字逐句开始分析。
 
    这工作性质特殊,时间还不稳定,怎么让人联想到一些神神秘秘的职业呢?
 
    然后下面一句又是在外忙了一天,人都快虚脱,这更容易让人产生歧义了。
 
    起码楚生听完之后,眉头狂皱。
 
    现在的直播间里,可以允许说这些东西啦?
 
    直播间的水友也彻底炸了锅,这、楚生这家伙也太牛逼了吧!
 
    这个声音好听的妹子小恩居然是那种职业!
 
    已经有水友开始打听价格和联系方式了。
 
    “忙点好啊,现在多忙一阵,多赚点钱,以后可以找个正当职业转型。”
 
    楚生还能怎么办,自己挑起来的话题,已经偏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了,身为社会主义接班人,楚生自然有义务和责任把迷失在资本主义腐蚀里的女孩子重新拽回来。
 
    “是啊,以后肯定是要转型的,不过有些舍不得那些支持我们的人。”
 
    小恩的声音里也充满了唏嘘,似乎联想到了未来,看到的全是坎坷,没有一条是通往希望。
 
    听了小恩的回答,楚生更是惊了,怎么这行还有经常支持的人?
 
    好像是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这行不应该都是流动性强,社会关系复杂么?
 
    居然还可以形成一股特定的支持群体,真的让楚生大开眼界。
 
    水友们也是跃跃欲试,这看楚生直播不仅有漂亮妹子,有骚操作和神技术,连十八禁都有,实在是太刺激了,不行农村娃要吃鸡蛋补充一下营养。
 
    “不过我还是建议你早点转型,毕竟你这个也是青春饭,不是长久之事。”
 
    现在场面要多尴尬有多尴尬,而且楚生这边自觉尴尬到不行,但是小恩那边似乎还没有觉得,甚至有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楚生自觉有责任和义务,想办法把小恩从堕落的边缘拉回来。
 
    既然让他遇到了,这是缘分。
 
    小恩听到楚生的话,想起一些以前受过的苦难,再一想到前途渺茫,顿时忍不住小声抽泣起来。
 
    “是啊,我也知道没什么结果的,可是我好不容易才能踏这个行业,如果不闯出什么名堂这么结束,自己所有的青春都投在里面,总有一种不甘心!”
 
    楚生最受不了女孩子哭,对于小恩毁三观的话也是震惊的长大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什么?
 
    好不容易踏入这个行业?
 
    还要闯出什么名堂来?
 
    不甘心?
 
    这都是什么样的想法啊!
 
    不过这时候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楚生对于女孩子哭完全束手无策,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话勾起了小恩之前悲惨不堪回首的往事。
 
    “那个、小恩你也别哭了啊!人嘛,总得往前看的对不对?”
 
    楚生开始摆大道理安慰小恩,水友们一个个早‘啤酒饮料矿泉水’,小马扎也摆好乖巧的坐去,一幅看戏的姿态。
 
    毕竟这场面可不容易见到,什么玩游戏要刺激多了!
 
    “而且你要知道啊,干这个毕竟是违法的,咱们也不能因为一时的利益铤而走险是吧?”
 
    小恩不停抽泣着,可是听楚生说的越来越怪,怎么连违法都出来了,还一时利益铤而走险?
 
    她这个职业虽然很特殊,但是也没特殊到那种地步啊!
 
    “等等,你是不是想歪了?”
 
    小恩摸了一把眼泪,突然表情严肃反应了过来,这位大高手似乎想偏了啊!
 
    想歪?
 
    楚生也愣了一下,不存在的吧,已经说得这么明显了,是个人都能猜到。
 
    怎么可能会想歪呢!
 
    “我这个是正当合法的职业!不是你想的那样!”小恩甚至带着撒娇的口吻,毕竟被人误以为是那种职业的人,不过辩解起来总有一种无力感。
 
    “那小恩你到底是什么行业?”楚生想了一下,还是觉得小恩的一切表述都和那啥一模一样。
 
    小恩气得跺了跺脚,她这个和公司签订过协议,可不能在网上随意透露自己的身份。
 
    毕竟一切宣传推广都是交由公司来做,即便是有益的事项,也不能成员私自决定。
 
    “我、我这个真的不能说!”
 
    这下就连小恩自己都快没了底气,明明就是一个正当的职业,可是因为合同不能说出来,让人误以为是那种风尘女子,一种无力感骤然涌上心头。
 
    小恩再度小声抽泣。
 
    楚生傻眼了,这妹子怎么又哭了起来,听抽泣声那可是相当委屈。
 
    “震惊!短短几分钟,楚生两度把妹子搞出水了,厉害厉害!”
 
    “上面的,明天来扣扣浏览器震惊部报道,你可真他娘的秀!”
 
    “所以现在是什么个情况,到底是还不是?”
 
    水友们也看懵逼了,这你说是吧,小恩描述的也的确很像啊,但要是不是吧,她又不把真实的职业身份说出来,反倒引人遐想。
 
    楚生头大如斗,这种情况是不是已经不重要了。
 
    先道一波歉。
 
    小恩抽泣了五六分钟,楚生就在一旁安慰了五六分钟,这次楚生学乖了避开那些话语中引人遐想容易触雷的部分,这才慢慢让小恩停止了哭泣。
 
    “对不起,其实是我最近压力太大了,在你面前失态了,实在不好意思,催送哈密达!”
 
    小恩说完自己愣了一下,楚生也彻底愣住了。
 
    前面几句话他都听懂了,最后那个什么什么哈密达,是不是韩语来着?
 
    直播间的水友懵了一下旋即热情起来,这妹子似乎不是华国人?怎么突然蹦出一句韩语来。
 
    楚生看着弹幕里飘过去的话,知道了最后那句韩语的意思就是对不起的意思。
 
    “你是高丽人?”楚生不由开口问道。
 
    小恩也知道自己说漏了嘴,连忙解释道:“我只是在高丽这边工作而已,平时面对他们说韩语